您现在的位置:十堰市第一中学 >> 文章中心>> 重要新闻>> 关注世界>> 正文内容

世纪流感疑似世纪丑闻

作者:经济参考报 文章来源:校办 发布时间:2010年01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正当全球为抗击甲型H 1N 1流感取得阶段性成功而击掌相庆之时,突然爆出了甲流可能是医学界“世纪大丑闻”的惊人言论。

一个代表欧盟的声音说,那是西方医药巨头为了发大财,把本来平常不过的温和流感妖魔化,人为地炒作成一场人类大浩劫,让全球陷于一片恐慌之中,大多数政府不得不乖乖购买没啥效用的疫苗。爱算账的西方媒体称,大药企从中赚了数十亿欧元。

这是真的吗?全球几十亿人真的会被几个卖药的玩弄于股掌之中?不会是《货币战争》看多了就事事背后都要揪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那双黑手吧?

世界卫生组织18日召开执行委员会会议,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届时会向34名委员报告疫情最新形势,并接受组织成员们的问询。

或许,本次会议能正本清源,给世界一个清晰的答案,或许,这个人人想知道的答案隐藏在更深处的利益链条当中。

欧盟官员质疑疫情程度

“在我们眼前,其实只有温和的流感和一场造假的疫情。”沃尔夫冈·沃达格的那双蓝色眼睛中喷射出熊熊怒火,似乎可以焚烧掉他认为的所有谎言。他将矛头直指西方制药企业,英国《每日邮报》日前援引他的话说,一些药企为赚取巨额利润,通过各种手段影响世卫组织决策,夸大甲型H 1N 1流感疫情危害程度。

沃达格何许人也?他的头衔包括医生、流行病学家、肺病专家、环境医药专家,但最关键的一个是欧洲委员会议会下属卫生委员会主席。这个身份令他一言九鼎、掷地有声,他的一言一行近来成了全球媒体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从2009年4月份墨西哥传出甲流报道后,他就对有关数字产生了怀疑。

沃达格发现,之所以一上来甲流就被看得很严重,是与世界卫生组织在去年5月份修正了对“流行病”的定义有关。新定义将“在多个国家同时发生大规模超过平均水平的致命流行病”这一关键限定词取消了,结果夸大了事实。

实际上很多研究表明,60岁以上的人口对这一病毒有抗体。然而各国都恰恰将这个人群列为首要接种疫苗的对象。如果这批人有抗体的话,那么流行病的说法就很有可能不成立。

事实上并没有出现预言中的“世纪大流行病”。有数据显示,甲流的死亡率甚至还不到季节性流感死亡率的1/10。

为了打响牟利的如意算盘,沃达格说,制药公司曾安排自己人到世卫组织以及其他有影响力的机构,这些人最终促使世界卫生组织降低“甲流疫情大暴发”定义的门槛。

很多迹象显示,制药公司就像石油公司、军工公司一样,在西方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压力集团,他们能够左右一国政府的卫生政策走向,甚至左右国际卫生组织的政策制定。

科克伦国际协作组织流行病专家汤姆·杰弗逊点名批评说,世卫流感战略咨询工作组顾问、英国教授戴维·索尔兹伯里拿了制药公司的钱并为他们的利益服务。

英国《每日邮报》披露,英国政府流感顾问罗伊·安德森爵士在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里担任年薪高达11.6万英镑的高级职务。

早就撒下“恐慌种子”

沃达格认为,药厂早在5年前就已撒下“恐慌种子”,当2005至2006年发生禽流感时,国际间就已经流传可能出现“大流行病”的说法。当时,大制药公司承诺及时对新病毒进行研究,而各国政府则许诺及时购买这些产品。

2006年1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一个有关企业界如何应对禽流感爆发的研讨会上,世卫组织官员表示,全球再度爆发包括禽流感在内的新流感疫情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呼吁商业机构积极行动起来,预先制定应对禽流感等疫情的措施。

当时与会的经济学者则警告说,禽流感一旦演变成能在人际间传播的新型流感,将可能导致全球经济陷入1到2年的萧条期,全球贸易额可能因此下降约14%。

大制药公司等待着世卫宣布“全球疫症”爆发,便能启动合约。

然而,并没有什么大流行病出现。到了2009年,这场也许并不那么严重的甲流便充当了大制药公司期待中的“大流行病”。对于大制药公司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发横财的绝好机会。

故事从那个5岁男孩讲起

当全球把目光投向沃达格的时候,很多人不禁会问:甲流到底是如何摇身一变,就成了令全球恐惧的人类杀手的?

这就要从那个5岁男孩讲起———

2009年4月1日的早晨,墨西哥东部韦拉克鲁斯州佩罗特镇拉格洛里亚村。西方传统的愚人节到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开玩笑的心情。

5岁男孩埃德加·埃尔南德斯醒来,双手捂着脑袋说头、喉咙以及全身疼得厉害,浑身没有力气,也没有胃口,就这样一直卧床没有吃饭。

埃德加的母亲玛丽亚开始并没有重视,但到了下午发现埃德加的额头烧得厉害,双眼发红,才意识到孩子的反常,便立即把孩子带到了附近的诊所。

医生给埃德加做完检查后告诉玛丽亚,孩子只是得了普通的感冒而已。玛丽亚领着埃德加回到家中,给他吃了阿莫西林消炎药片和普通的退烧药,但埃德加仍然痛苦不堪,无法入睡。玛丽亚整晚用湿毛巾为埃德加擦汗、降温。这样的状况持续了3天都不见好转。

第四天,当地政府派来了几名医务人员取了些埃德加的唾液样本,而就在这天埃德加的病情开始好转,体温下降,症状减轻。第五天过去后,病情基本好转了。

此后不久,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来家告诉玛丽亚,埃德加的化验结果显示甲型H 1N 1流感病毒呈阳性。埃德加成为墨西哥第一个感染这种流感的患者,也被认为是全球首名甲型H 1N 1流感确诊患者。

就在2009年4月25日晚,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发布总统令,宣布全国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因为继埃德加后,更多的墨西哥人被甲流击倒了,而且有些人再也没有起来。

从“空城计”到全球总动员

2009年4月26日。对很多墨西哥人来说,又是忐忑不安的一天。

墨西哥城大都会教堂门前,数十名面戴蓝色口罩的警察拦住前来参加宗教仪式的人。教堂里几乎空无一人。

往日人头攒动的博物馆、电影院、图书馆等场所大门也有“铁将军”守着。

公园、餐厅和酒吧门可罗雀,街上行人稀少。昔日聚集索卡洛广场观看露天表演的人群早已难觅踪影。

能容纳10多万人的墨西哥城最大体育场阿兹台克体育场当天几乎空场。除参加比赛的队员外,只有两队俱乐部和球场寥寥数名工作人员在看台上观战助威。

拥有2000万人口、昔日熙熙攘攘的墨西哥城上演了一出“空城计”。

与此同时,这场突如其来的流感疫情愈演愈烈,不断向全球蔓延。关于甲流疫情的新闻,如同刺耳的警报,很快响彻北半球,人们发现,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闪电”攻势,在媒体的渲染下,猖狂的甲流似乎已经发展到了睥睨人类的地步,而后者则显得措手不及,处处被动。

2009年4月27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警戒级别从3级提升至4级,声明“大流行风险显著提高”。这是世卫组织2005年引入这一六级监控机制以来首次提升警告级别。

在总共6个警告级别中,3级意味着一种流感病毒已零星或者局部感染人类病例,但还没有造成在人际间持续传播扩散;而4级意味着世卫组织认定,一种新病毒能够在人际间传播,且可以引起“群体性”暴发。

两天后,警戒级别又升至5级。

世卫组织去年6月11日又将流感疫情警戒级别升至最高级6级,从而宣告“流感大流行”已经到来。当天最后一次更新的全球疫情报告显示,世界卫生组织确认全球75个国家和地区共有28774例甲型H 1N 1流感确诊病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144例。

世卫组织2010年1月15日公布最新疫情通报说,截至1月10日,甲型H 1N 1流感在全球已经造成至少13554人死亡。

在甲流闹得最凶的日子里,很多国家中最畅销的商品变成了口罩,一些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卫生部门还急购裹尸布、修造焚化炉。中国的大蒜和辣椒价格打着滚地往上翻,原因是老百姓认为它们可以抑制甲流。

政府买单 企业牟利

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甲流疫情大爆发之后,各国政府急于储存大批抗流感药,同时与许多制药厂签订涉及数百万剂疫苗的合同,以提前确保疫苗的供应。

法国是这场“阴谋”明显的“冤大头”之一。大制药公司从一开始就向法国政府施压,要求尽快预订疫苗,否则无法及时供应。当时法国按千分之一普通流感死亡人数计算,认为袭击全部人口的甲流有可能造成4至6万人死亡。

因此法国政府便向制药公司让步,订购了天文数字的疫苗,而且是按必须打两针疫苗的量来订购的。法国仅仅占世界人口1%,居然购买了全球10%的疫苗。

法国卫生部长巴舍洛亲自下单花出了近15亿欧元———包括订购了超出法国人口一倍半的9400万支疫苗———用来防治甲流!这笔支出还没有包括法国储备的治疗甲流药物“达菲”和10亿只口罩,以及为此而展开的一场大规模的防治宣传费用。

一般而言,并不需要对全体人口进行疫苗注射,因为30%至50%的人口免疫后就能够防止大流行病的出现。但法国不但按人口全体数量购买,而且还多订一些以弥补药品过期而产生的损失。

实际上,到去年6至7月份欧洲部分发达国家就发现,甲流并不是那么可怕。比如医学家发现,4/5的人在接触甲流病毒后会自生抗体并自愈,根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法国卫生监督所1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甲型H 1N 1流感在法国本土已造成至少246人死亡。截至12日,法国已为近550万人接种了疫苗。由此计算,法国剩余疫苗仍多达近8900万剂。显然,法国政府做过了头。

囤积疫苗的国家远不止法国一个。

拥有8000多万人口的德国去年经由不同渠道订下5000万剂甲型流感疫苗。而截至目前,只有5%的德国人接种了疫苗。也就是说,4600万剂疫苗砸在手里。

美国政府原计划向CSL、葛兰素史克、赛诺菲-巴斯德、诺华以及免疫制药5家公司采购2.51亿剂甲型流感疫苗,目前共收到1.36亿剂。

据专家评估,药商因此次流感赚了70亿欧元。据报道,2008年达菲卖了6亿美元,2009年则卖了26亿美元。

或退单或充当“倒爷”

库存的疫苗已经堆积如山,这可愁坏了许多欧洲国家,一些欧洲国家最近在与药企磋商取消订单。

波兰政府今年1月13日决定,拒绝进口甲流疫苗,理由是担心疫苗的安全性和怀疑制药企业的诚信。尽管波兰的做法和担心被许多国际医学专家认为是“毫无理由的”,但不少波兰人却支持政府的这一做法。他们认为,政府的决定是对制药企业的“有力回击”。波兰总理图斯克在宣布这一决定后说,波兰不参加世卫组织倡导的疫苗接种计划。

英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此前一天宣布,同意德国政府取消大约30%甲型H 1N 1流感疫苗订单,疫苗订购量从原先5000万剂减为3400万剂。葛兰素史克发言人还说,公司正与英国、法国、西班牙、荷兰和比利时等国政府磋商减少疫苗订购量事宜。

美国政府也在今年1月11日宣布,削减半数与澳大利亚C SL公司签订的甲型H 1N 1流感疫苗采购订单。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发言人比尔·霍尔表示,美国政府此前与各疫苗供应商签订的甲型流感疫苗采购合同具有弹性,该部目前正在就削减订单之事与各供应商进行商谈,但其他公司的订单削减数量尚未确定。

C SL公司当天表示,美国政府之所以取消部分订单,原因在于该公司将最早生产的一批疫苗转售给了澳大利亚政府,因此无法完全按计划履行与美国政府签订的价值1.8亿美元的合同。

法国政府本月4日说,政府原先按照每人需接种2剂疫苗的接种量订购疫苗,但研究显示接种一剂足矣,因此决定取消5000万剂疫苗订单。

也有一些国家无奈当起了疫苗“倒爷”,不同的是,这些“倒爷”没办法低买高卖。

法国已转手卖给卡塔尔30万剂疫苗,准备卖给埃及200万剂,并且还在联系乌克兰和墨西哥等其他国家。

与其让疫苗在手中失效,不如送出去做人情。意大利政府日前宣布,已经向一些欠发达地区援助84万剂甲型流感疫苗。

“甲流门”调查将展开

沃达格提议调查公共卫生官员是否受制药商影响,购置超出真正需求量的疫苗。欧洲委员会通过这一提议,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展开相关紧急辩论。

“新年伊始,欧洲委员会已通知了其47名会员国将就制药厂商对世界卫生组织施加的影响展开大辩论,之后要对负责宣布传染病紧急状态的人员进行严格的调查和听证,目的是要规定任何制药公司不能对传染病紧急状态施加影响,”沃达格日前表示。

沃达格委员会也将对大制药公司如何通过媒体进行虚假流行病传播进行调查,特别是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是如何在大制药公司支取薪水,然后为大制药公司进行舆论炒作的。沃达格表示,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很多人是被“收买”的,尽管不一定是“直接”收买,但“有一千种方式可以影响这些专家学者的证词”。

世卫组织定于本月18日召开执行委员会会议。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届时会向34名委员报告疫情最新形势,接受组织成员们的问询。

主管英国政府防疫工作的戴维·索尔兹伯里表示,人们不必过于理会沃达格的言论,那些可能危及公众利益的人其实都被排斥在决策过程之外。

罗伊·安德森爵士至今仍在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任职。该公司声称,安德森爵士并未参与任何公司与政府间买卖甲流药物和疫苗的过程,“有关制药公司施加不正当影响的说法具有相当大的误导性,在我们看来完全没有根据。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按照自己的标准宣布甲型H 1N 1流感疫情。就像世界卫生组织所称的,这些标准和措施都是完全符合公众利益的。”

世卫组织女发言人法黛拉·沙伊卜本月12日也说,疫情应对期间自然会出现批评声音,“我们真诚欢迎批评,期待有机会讨论相关议题”。

“等疫情平息后,我们会与组织以外专家一起评估我们应对这种疫情的工作”,不过眼下设定调查开始日期和调查者人选还为时过早。

全球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

根据世卫组织规定,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共分6级。

1级:在自然界中,流感病毒长期在动物尤其是鸟类中传播,但从未有此类病毒导致人类感染的报告,即便从理论上讲它们有可能进化为可引发人类流感大流行的病毒。

2级:在家养或野生动物间流行的已知的动物流感病毒导致了人类感染,被视为有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威胁。

3级:某种动物流感病毒或动物流感病毒和人类流感病毒重组后的病毒,已经在人群中造成零星或小规模传染,但尚未出现足以导致人际间大流行的传播能力。

4级:某种动物流感病毒或动物流感病毒和人类流感病毒重组后的病毒,已经证实可在人际间传播,并在社区层面暴发,这是流感大流行风险增大的重要节点,但并不意味着流感大流行肯定会出现。

5级:某种流感病毒在同一地区至少两个国家的人际间传播。尽管在这一级别,其他大多数国家仍未受影响,但它是一个重要信号,表明流感大流行“正在逼近”。

6级:某种流感病毒在疫情发源地以外其他地区的至少一个国家发生了社区层面的暴发,表明病毒正在全球蔓延,这也是流感大流行级。

从概念上讲,流感大流行指的是流感病毒的影响范围,而不是病毒的严重程度和死亡人数。

                                                             (来源:2010-01-18 《经济参考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世博会中国馆[ 0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