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十堰市第一中学 >> 文章中心>> 教师时空>> 教师主页>> 正文内容

今天,我们怎么做儿子

作者:董怀禄 文章来源:工会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前些天,课堂汇报课上,老师出的题目,让我们结合《矛盾论》的学习谈个人体会。轮到我时,我说到家国天下,忠孝难全。因为那几天,我一个星期内穿梭于湖北陕西两回,两天半时间在十堰市委党校上课,四天半时间(两天半清明假+两天星期公休)呆在陕西中医大学附属医院照看父亲。那几天,忙乱得焦头烂额。这次汇报课,学员们知道了我父亲的病,这些天一见面,不少同志都关心地询问老人家的病情。深感,在今天,我们这些临界中老年、身在异地的人,为儿的作难!

清明节时,回家给母亲和继母扫墓,那日晚上11点出发,驱车400多公里回到老家,看到的是老父亲一脸浮肿地窝在沙发里长吁短叹。什么话也不用说,便立马动员老人家上医院。老人家一听要去医院,便坚决拒绝,他担心的是自己大限将至,怕死到外头。他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屋里!”

俗话说:老小老小,这人一老,就返老还童,就有些不懂事了。老父亲一生性格固执,到老尤甚。他一生离不开土地,离不开生他养他的农村。他56岁时我母亲因病离世,我鼓动叔父一起四处打听牵线,给他续了老伴。继母和父亲共同生活了23年,不幸也先他而去了。近两年,年过耄耋的父亲行动越来越困难,我们便给他做工作让他跟我们一起生活。但他来到我工作的十堰住了几天,便死活不肯再呆了。原因是他的老风湿腿疼,我们住的楼房是老式砖混结构,没有电梯,上下楼极为不便。他说活人拘于一室之中就像个死人,再呆下去非闷死不可。看着他老人家难受的样子,再继续住下去,精神可能就要憋出问题。只好利用星期天,把他送回了老家。他一回到农村老家,心也大了,思维也正常了,说话也有劲了。可是如今的他,毕竟老了,加之心脏病、高血压、老风湿,状况是一天不如一天。我们把不想的办法都想了:让他跟我大姐一起去生活,他不愿意;找一个人给他做饭、伺候他生活,被他拒绝。最后只好让60多岁的大姐,骑着自行车每天往返几趟,从邻村来照看他。这一回病了,老人家任谁给他做工作,他就是不愿去医院。没想到我软泡硬磨,竟然起了作用。他最终答应我去医院。

立刻动身,把老人家拉到陕西中医大学附属医院。老父一进医院,便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心脏监护器、氧气管、吊瓶等,让先前还能活动的老人家一下子完全失去了自由,吃喝拉撒都需要在病床上进行。住院需要人照顾,想给他请一全护工,他又不愿意让陌生人接近。而我还在党校学习,两天清明假一结束还得回十堰。只能又把老父交给了大姐。回到十堰上了两天半课,又于夜里坐火车返回咸阳。

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在医院住了10几天,父亲的病好多了。本来打算让他在医院好好住段时间,可是我刚一到湖北,负责照顾老父亲的大姐,她们自家一个侄子才50多岁,却因患急症猝然罹世。大姐不得不回家。由于没人照顾老父了,老人家只有出院了。好在这两天他的身体恢复得还算可以,但我心里却很不安。一是觉得医生费心安排为他治疗,我们却因为没人照看不得不提前回家;二是觉得愧对老人,如果有人照顾,再能坚持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可能会恢复得更好些。可是的确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80多年前,鲁迅先生作过一篇《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的杂文,对旧礼教的绝对父权进行了无情的鞭挞,文中“若是老子的话,当然无所不可,儿子有话,却在未说之前早已错了”的妙语,至今读来仍让人拍案叫绝。然而,斗转星移,时代变换。先生也许想不到,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怎样做儿子”又会成为问题。

如今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父母老无所依的时候,我越来越感到:“现在,该是反思一下我们怎样做儿子的时候了?”

“百善孝为先。”古人为官的,父母去世,要向朝廷告假,回归故里守孝三年。今天,我们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国家干部,要为人民服务,要时刻牢记重任在肩。我们不可能成天守在需要人照顾的老人家身旁侍候他们。如何孝敬父母?作为儿子,我们应该做自己的分内之事,做到无愧于己,无愧于父母。

是的,做子女的有理由和苦衷不能回家。然去日苦多,来日渐少。我们这些五六十岁的人,活着的父母都鬓发斑白,步履蹒跚,体弱多病。“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作为子女,敬老孝老的日子越来越少。若不趁着父母健在的时候,常回家看看,陪伴左右,端茶送水,侍奉双亲的起居生活,那么这样幸福而快乐无忧无悔的机会,恐怕是越来越少了。只要能抽空陪老爸老妈聊聊、唠唠,在家安心的住上几天,协调好与老人的感情关系,这是做子女的责任与本分。即使有再大再多的困难,也要想办法克服。让我们共同努力,为创建更加和谐美好温馨幸福的生活共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